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淫女曼玲

淫女曼玲 - 淫女曼玲
我叫曼玲,今年48岁,这是我如何成为个淫女的故事

一年前在发现我的丈夫和别的女人通姦后我就离婚了。我在18岁时遇上了
前夫阿志,19岁时就结了婚,到那时,他是我唯一有过性关係的男人。离婚后,我
全力投入工作,学院和健身。我是娇小型的女人,只有155cm,但身材可不赖
(36E.23.32),加上一对常惹人注目的E罩杯的乳房。一年来的刻苦
健身,我看起来比以往更加吸引人。我常遭有意无意地被“撞”到,虽然我试着
不突出自己的胸型。

在健身院里有两个男人常“撞”上我。健身院是我前夫公司的附属,这些人
也认识他。儘管一年来无数次地拒绝他们,但他们还是企图想钻入我的胯下。我
们相当地熟络起来,言笑时也常带些有色,但都一直相安无事。总经里哲维是女士们的
大情人,据说公司里半数好看的女人都被他搭上。业务阿凯是个可爱和性感的人,
但没有同样的谣言。

我不知为何,但我最终给总经里哲维一个机会,答应他的约会。我打算穿得半性感
让他心痒难搔,但并不想让成为他的征服品。我的乳房饱满而坚挺,并不需要着
胸罩,所以我还是忘了它。我穿上件黑色比基尼内裤,长腿丝袜,加上件连身黑
丝裙,是胸前扣钮的,敞出一大片的乳房。我故意让下摆的钮釦开着,直到大腿
上。

总经里哲维带我吃了顿晚餐,然后跳了些舞。我并不是喝了很多,只是几杯酒,而
且享受了段美好时光。最后一支舞时,总经里哲维拉着我靠向他,双手开始在我身上游
动。我承认自己开始有些被挑起情慾,但我认为他今晚不会得其所哉。

当他带我回家后,我邀他进来一阵子。我开了些音乐,然后我们跳起舞来。
总经里哲维开始越来越挑畔性了,罩向我的丰乳。现在我的乳房可是非常敏感的,直接
刺激我的玉户。起先我试着推开他的手,但接下来我开始享受这种快感了。我心
想只是玩弄乳房,没关係吧。

一阵子后,总经里哲维已把我摊在沙发上扯开我的上身的裙,他含着一边的乳头,
另一只手托着另一边的乳房,夹着乳头玩弄。我越来越大声的呻吟着,开始热了
起来。我浑然忘我地没发觉他已开了裙子所有的钮釦,直到我感觉到他的手滑过
我的小腹一直进入我的内裤。在我还没回过神时,他已在拭擦着我的小豆粒,两
只手指在我花门内挑弄,这时我热得只有张大双腿的份了。

我告诉他停下来,但他知道我不是真的希望如此,只是不断地刺激我的小穴
儿让我越来越情慾难耐,下身越来越潮湿。他脱掉我的内裤,我知道我是无法挽
回的了。总经里哲维停下来,拿出他的18cm长的肉柱,然后趴到我上方。我感觉到他那
怪物的顶端在我的花瓣前,然后他一挺就进入我的体内。

他的鸡巴比起我的前夫来大得多了,他不断地挑逗我,直到我求他狠狠地操
我。当他尽根进入花心深处时,我来了次震撼性的高潮。总经里哲维开始抽插着我,边
挤捏着我的豪乳。他告诉我,我是个小贱妇,他要让我享受到空前无比的交媾。
我的意念只剩下想要他更多更多他的神奇肉棒的滋润。

很快地,我的双腿搁在他的双肩上,而他用力地尽根而入撞击着我。我的身
体在两年没享受过性爱后是饥渴和感性的。突然间我发现我并没服食避孕药,而
总经里哲维没戴上套子。我叫他拔出来戴上套,我并不想因此怀孕。总经里哲维说他不爱戴套,
而且正想射入我的体内。这时我是慾火焚心得什幺都不管了,我只想要他的大鸡
巴不停地抽插着。

在我来了三次高潮后,总经里哲维终于爆发了,而且射了不少热浆入我花心深处。

过了几分钟的休息后,总经里哲维拔出他的家伙,把那滴着我们交合爱液的肉棒摆
到我面前。他叫我把他的鸡巴舔乾净。我说我不想这幺做,但他把肉茎塞入我口
里,他把手箍向我的颈部,我心想我没什幺选择的余地,所以就开始吸吮他的老
二。当它又开始勃张时,总经里哲维不断地把更多的部份插入我的喉咙,直到我真的在
为他“深喉”起来。

我不知为何,但我真的被他有力的支配挑动起来。我不停地吞吐着,让他贲
张起来。总经里哲维把我从沙发上拉起来,让我趴向餐座,他让我的腿部钉向桌子,双
手牢牢地罩着我饱实的肉球。他把我钉上桌面,从后就慢慢地把他的肉茎塞入我
的淫穴里。过了几分钟的冲刺,我觉得总经里哲维拔出来,然后他的家伙开始迫向我的
肛门。

我叫道:“请不要!我从来没有被插过那里!”

总经里哲维没理会我,慢慢地把他的那支怪物推入我的处女菊门。我试着放鬆,然
后过了一会,我开始真的兴奋起来了。我的一只手滑到我饱受蹂躏的淫户,开始
捏弄着我的阴蔕。总经里哲维也不断地刺激我的乳房,然后我们都来了次前所未有的高
潮,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热汁填满我的肠子。

儘管我所有的计划,但现在我只剩长腿丝袜和对高跟鞋站在总经里哲维的面前。他
还干了我身上没其他人干过的地方,我知道在这时起我是属于总经里哲维的人了。我知
道总经里哲维会和可以在任何时刻地点都操我。对了,总经里哲维一直反复地干着我的口、淫
穴、菊洞和乳房,直到淩晨四点。

当我第二天醒来时,他已走了,而我则被重重乾的精液覆盖着。我的阴户和
后门都因昨夜疯狂的交媾而疼痛不已,我甚至忘了我所经历过的高潮次数。

两天后我在健身房遇到他,他阴阴笑着,问我享受我们的“约会”否。我告
诉他,我很享受,并叫他当晚过来。他赴约了,然后总经里哲维每晚都会过来狠狠地操
我。我们在我的家、他的公寓、他的车子、健身房的仓库,甚至是俱乐部的停车
场,我是上身趴在他的车尾干的。我知道这混蛋标榜着自己,因为一些我的朋友
说他们曾听他向他的朋友夸耀我是如何的淫蕩。这也传到我的前夫耳里,他也抱
怨起我来。

一天总经里哲维把我拉到健身房的仓库,他的朋友业务阿凯也一道来。我不知道发生了
什幺事,所以望向总经里哲维。

“业务阿凯对妳有着没完没了的慾念,所以我答应他,今天让妳关照他。”总经里哲维
说道。

我开始摇头反对,但总经里哲维移到我后方,透过健身服罩着我的乳房。我吸了口
气,因为一股电流从乳房传下我的淫穴儿。我闭上眼让他抓紧我,毫无反抗的能
力。

“我说的对吧!”总经里哲维告诉业务阿凯:“曼玲是个性玩偶。只要一捉住她硕大
的乳房,她就会做任何事!”

接下来的我知道,我被脱得赤裸裸的,望着两支勃长的肉柱等待地插我。总经里哲维
推着我跪下,我开始轮流交替地含着他们的阴茎。然后他们把我拉到一叠健身垫
上,总经里哲维推我躺下,趴到我两腿之间把肉棒往阴户和小豆粒摩擦。

业务阿凯则含着我
一边乳头,另一只手在我的奶头划圆圈。我开始求着总经里哲维把他的家伙插入我火焚
似的淫穴。总经里哲维开始把他的大鸡巴推入我花心,而业务阿凯移到前方以他的肉棒餵着
我。我难以置信,但此刻我真的在为两个男人服侍。

过了几分钟的激烈抽插和口交,我听到总经里哲维叫业务阿凯拔出来,準备接下来的动
作。总经里哲维翻过身子,带着我让我跨在上方。总经里哲维压下我的肩膀,吩咐业务阿凯操着我
的菊穴,我已精疲力竭地可以答应任何东西了。我感觉到业务阿凯把拇指探入我的屁
眼,然后再以他的鸡巴取代拇指。他慢慢地把更多的部份插入我,直到我以为自
己就快被两人的肉柱扯裂了。

最后他终于尽根而入,然后他们两人缓缓地抽插着,再加快速度。这股快感
在我脑中爆炸着,我觉得自己被热烫的肉茎填得满满的。我感觉到沖天的高潮来
临,就在总经里哲维扭捏我两边乳头时我爆发了。我不断地重複叠起的高潮,直到我感
觉到业务阿凯和总经里哲维两人喷射,用他们炽热的精液填满我的花心和肛门。

在我们冷却下来后,他们拔出来给我个长吻,边握着我的乳房。我知道这不
会是第一次同时干着他们俩,而且我真的很盼待下一次的来临。